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佳礼资讯网 首页 佳礼网 时事 查看内容

伪装成外国网站被揭底 中共大外宣走向末路

19-2-2024 02:18 PM| 发布者: anyting | 评论: 5

摘要: 伪装成外国网站被揭底 中共大外宣走向末路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及中共当局四处树敌,中共大外宣将不可避免走向末路。图为中共央视大楼。(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今年2月初,加 ...
伪装成外国网站被揭底 中共大外宣走向末路


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及中共当局四处树敌,中共大外宣将不可避免走向末路。图为中共央视大楼。(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今年2月初,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发布一份报告,指出在全球有一百多家伪装成外国当地新闻媒体的网站,它们背后由同一家中国公关公司运作,充当“内容工厂”,宣传亲共内容。

这一事件让中共大外宣再次成为舆论话题。分析认为,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及中共当局四处树敌,中共大外宣将不可避免走向末路。

伪装成外国当地网站被揭底

伪装成外国网站一事早在2020年就开始了,由于比较隐秘,直到两年后的2022年8月,才被美国麦迪安网络安全公司(Mandiant)首次披露。去年10月、11月意大利《页报》(Il Foglio)和韩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分别报导,今年加拿大“公民实验室”发布详细报告,经路透社报导后,此事件方广为人知。

这些伪装网站的网页格式类似,一般会拷贝当地主流媒体新闻,但很少给出新闻链接出处,报导有关中国的内容则完全复制中共说法;当需要攻击一些中共反对的人物时,因为怕审查,这样的文章很快又会被删除。

NCSC报告说,针对韩国的伪装网站有以下几个特点:未经注册;冒充韩国数字新闻协会会员;网站上缺少媒体公司的地址、联系信息和企业名称;网站的名称和域名与真实媒体公司相似,比如伪装成《忠清时报》(ctimes.org)的假网站,与真实的《忠清时报》(ctimes.kr)相差无几。

这些特点也适合于其它国家,比如《罗马日报》(Roma Journal),看起来完全像是一家意大利新闻媒体,报导意大利当地新闻,并自称是“意大利知名新闻网站”,但主页一个不显眼的“新闻稿”栏目,点选后就能看见一连串中共官媒的文章。

伪装网站最多的国家有:韩国17个,日本15个,俄罗斯15个,英国11个,法国10个,巴西7个,土耳其6个,意大利6个,西班牙5个。

《页报》报导,意大利6个假网站实际上有相同的IP地址,位于德国法兰克福,供应商是中国腾讯公司。

这些伪装网站内容粗糙、品质底下,流量也很低,都与一家中国公司“海卖云享传媒有限公司”有关。“企查查”信息显示,海卖云享成立于2019年10月,注册地址在中国深圳市,注册资金只有3万元人民币。

公司官网介绍,该公司主要“专注全球媒体传播、海外网络推广”,媒体分发传播可“覆盖全球五大洲百来个国家,超过上万家媒体网站”。

2018年左右,中共当局进行大外宣公开招标,要求竞标方利用脸书、推特、YouTube、领英(LinkedIn)等海外主流社交平台,开展“网上重大主题宣传”,招标中明确要求一定时间内达到一定的观看量和粉丝数,不过中标的多数是中共官媒。

加拿大广传媒行政总裁、香港议会筹备委员会主席何良懋对大纪元表示,“在中共一党专政体制里面,意识形态从来是党必须牢牢控制的敏感范畴。深圳这家公司估计是一个大外宣系统下的承包商,绝不可能是‘私人作业’。但可能贪腐严重,被有权势人士严重克扣‘工钱’,导致内容的质量低下。”

“大外宣当然是属于中宣部控制的,也有可能派给地方去做,比方说派给山东,派给浙江,派给上海,给他们一个任务,让他们自己发展,也是有可能的。”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执行长陈闯创律师对大纪元表示,运作经费有各种方式的,有时候是直接经费,有时候是通过补贴甚至税务优惠。早几年前就有一个公司,任务就是在推特上给中共的那些宣传号码涨粉,当然就是直接注册公司,接了这个宣传的单就完了。

中共大外宣的两个时间点

中共大外宣扩张的背景之下,其中关键年份是2009年和2019年,前者是大外宣正式开始之时,而后者则是大外宣在民主国家遭遇到强烈阻力的时候。

中共大外宣自2008年后变得更加主动,当年西方世界爆发金融危机,中共当局显得非常兴奋,认为这是对外宣传所谓中共模式的好机会。2009年中共注资450亿元人民币,正式推出大外宣计划。



上图为大外宣华文媒体全球分布图(微软2023年报告截图)。获得海外华人广泛支持的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遭中共政权镇压,当局首先对海外华语媒体进行收买与渗透,多数海外华文媒体被收买。

“那时加拿大、美国的中文报纸,哪怕以前不亲共的报纸,也都是说中国经济有多好多好,然后英文媒体也都跟着鼓噪。”加拿大卡尔加里附近小镇前议员石清对大纪元表示,那些最先开始鼓噪中国经济好的媒体,都得到了中共的大量经济利益,比如一些广告之类的。他们就觉得只要夸中国好,他们媒体的生存状况就会好很多,所以大家渐渐失去了警觉性。

“我以前认识一个媒体人,其实他内心还是很反感共产党,但是他说在理念上他必须跟共产党保持一致,不然的话这些媒体都活不下去。”他说。

上图是中共大外宣对各个国家影响力示意图,颜色越深影响越大(自由之家2022年报告截图)。2000年初,中共投资数十亿美元以开展大外宣工程,在世界各地以多种语言塑造媒体内容及论述;对民主国家常用的手法之一就是所谓的“借船出海”,收购外国媒体公司、保持绝对控股权或持有部分外媒股权或与外媒内容共享,通过外媒间接传播中共声音;现在中共的重点主要集中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尤其在非洲提供数字电视及网络服务。

2019年又是另外一个转折点,当年发生香港反送中运动,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中共开始在社交媒体如推特、脸书上的虚假叙事活动爆增,主要是抹黑香港抗议者及把病毒甩锅给美国。

上图为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29日期间,每周中共官媒在Facebook上推送政治宣传广告的数量,一半以上的广告是在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29日期间创建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报告截图)

(“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报告截图)

这些伪装的外国网站设立的时间刚好也是2020年左右,最常见的攻击对象也都与疫情有关,如攻击揭露中共释放COVID-19病毒的病毒科学家阎丽梦,或指控美国对东南亚国家当地居民进行生物实验。

首先针对的是韩国和日本的受众。从2021年2月开始,重点转移到欧洲国家。在2023年初转移到拉丁美洲国家。现在全球范围至少有123个伪装网站被发现出来。

如今,中共的大外宣包括多语种官媒网站、外国网红、数字电视网络等基础设施、微信等平台,及各种欺骗和胁迫手段,构成一个极其复杂的体系。

陈闯创表示,(对中共而言)这些都需要,如果说哪个最重要,肯定像TikTok和微信平台更重要。网红一般就是领风骚几百天甚至几十天,培养几个可能马上就过期了。中共可以控制的这种平台,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可以控制平台内容,比如TikTok和微信平台上,哪些言论是不能发的,控制这个平台不就有更大的影响吗?”

陈闯创说,像之前Zoom平台,中共就可以直接通过给Zoom在中国的公司发号施令,因为Zoom在中国有很多人员。说某些内容,比如说基督教聚会、法轮功聚会、民主反共聚会,就不让搞,不就控制舆论了嘛。

何良懋也认为,在这种官定话语系统中,首要控制群众面最广泛的社交媒体,因而在微信/WeChat、抖音/TikTok所花费的力度最大,且更有系统和持续地散播官定要唱好中共的各类型资讯。中共最懂得做好群众工作,深入民间的社交媒体于是提供了上佳宣传平台,让中共的系统宣传讯息,如水银泻地般深入到全球各地的寻常百姓家。

大外宣走向末路

现在中共大外宣可能又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一是因为中共当局越来越不得人心,大外宣没有用了。不管是西方,还是中国体制内的人,一致反对习近平,反对共产党。

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22北京的全球媒体影响力:威权扩充和民主的复原力量》写道,在过去三年,中共一方面加大其媒体影响力,不断涌现新的策略;而另一方面,北京与习近平尤其是在民主国家中的国际声誉明显下降。事实上,中共的外交官、国家媒体机构和其代理人,在民主国家展开活动时都会遇到严重的障碍。除了基本民主保护媒体自由的抵御能力外,公众也越来越了解北京的活动,政府、调查记者和公民社会的活跃人士也更积极地侦查、揭发和抵抗相关的影响力工程。

上图为2019年被下架的中共大外宣推特账户,大部分账户创建于2019年,也有相当数量的账户是在几年前创建的。除推特外,2019年后脸书、谷歌旗下的视频网站Youtube等,也都纷纷宣布封禁中共大外宣账号或频道。去年8月份脸书又删除逾7000中共外宣账号。

“自由之家”报告继续写道,中共的行动往往破坏了它想要宣传的论述,中国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和激进的外交政策,削弱了中共外交官和媒体试图粉饰其是一个负责任的国际参与者的正面故事。在调查的30个国家中,有23个国家的公众舆论对中国(中共)或中国(中共)政府的评价均有下降。

石清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他对大纪元表示,“我以前是市政议员,经常去省里开会。八、九年前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中共经济有多么好,我都跟别人唱反调,说这是不可能的,中国经济垮的时候将是一个海啸,离得越远受害越小,否则将来跑都跑不及。”

“但那时候我的声音很微弱,主流根本就不会认同,只有个别记者会把我的话写进去,但现在大家都主动去这样说了。”他说,“习近平2019年就开始露出狼牙了,当年加拿大两个麦克被抓,还有中共放出病毒,在这两波冲击下,现在不用我说,其实大家都在说了。”

石清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大外宣再怎么折腾,作用都不大,因为事实就摆在那里。即使外国以前很拥共的那些西方政界人士,现在都不得不表现出来要远离中国。所以大外宣慢慢就不起作用了,可能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另外中共经济不行,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了。石清告诉大纪元,中共在海外的渗透主要都是花中共的外汇,要用外汇来付这些东西。中共现在外汇事实上很紧缺,经济不行它现在是没钱了,特别是针对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就完全缩回去了。

“他们的人告诉我,是没钱了。中共对媒体渗透,以前都是靠广告、给他们生意啊,现在反正钱也很少,比以前少很多了。”

石清表示,“在我这附近,就有以私人公司的名义来做这些事情,然后向中国(中共)政府拿钱。也不一定是外包,就是有的人主动来做这些事情,然后就告诉多有成效,这样能够拿到钱。现在好多人拿不到,中共自己人可能还是拿得到,但以前这些外围自己找活干的这些人,现在恐怕是都拿不到钱,这些人申请不到经费就离开了。”

“大外宣需要资源和金钱去运作。中共财政日益枯竭,预料投入大外宣的资源和金钱虽然趋减,但不一定导致大外宣短期内失败,因为各地还有不少拥共分子继续唱好中共。”何良懋说。

陈闯创表示,中共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之下,减少一部分的开支是有可能的,还不至于(完全放弃大外宣)。

“当然需要自由世界全社会的警惕和对抗,这才可以。美国自己也要警惕起来,抖音、微信这些就应该封了。除非他们把数据,把基础都转移到美国来,不然的话就是不可信任、不可靠的。”

责任编辑:林妍#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4/2/16/n14182758.htm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无聊

ADVERTISEMENT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引用 kcchiew 19-2-2024 03:13 PM
由大纪元透露伪装网站,就是个笑话。
引用 阿白 19-2-2024 04:41 PM
法輪功偽裝的嗎
引用 adelinewcm 19-2-2024 04:43 PM
就是个笑话。
引用 vex 20-2-2024 07:42 AM
佳丽被大纪元收购了吗?全部都是他们的新闻。
还有就是他们真的很讨厌中共哦。。。
引用 羅馬王子 20-2-2024 11:30 PM

查看全部评论(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3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关于我们|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19-4-2024 07:48 AM , Processed in 0.052466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