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40|回复: 5

《律藏》犍度隨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5-2022 06:2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第二 于 3-5-2022 09:54 PM 编辑
《律藏》依内容可分为三大部分:經分別(Sutta-vibhaṅga)、篇章(Khandhaka)和附隨(Parivāra)。《律藏》通常分为五大册: 《波羅夷》(parajikapali)、《波逸提》(pacittiyapali)、《大品》(mahavaggapali)、《小品》(cullavaggapali)、《附篇》(parivarapali)。
上座部巴利律藏的《篇章》侧重在“作持”(caritta),即佛世尊制定应当做的行为。比如应当如何让人出家、达上,僧团应当如何进行诵戒,袈裟应当如何缝制,住所应当如何建造等等。《篇章》分为《大品》和《小品》两册。大品共有十犍度, 小品有十二犍度。
節自《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布薩犍度——(3)摩訶劫賓那的故事

當時,摩訶劫賓那尊者住於王舍城鹿野苑的曼直林中。

那時,摩訶劫賓那尊者獨坐禪思,從心出現這樣的深思:
"我應或不應該去參加布薩呢?我應不應該去參加僧團會議呢?然而,我以最高的清淨而被清淨。”

那時,世尊以心知摩訶劫賓那尊者的心思。就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能彎曲伸直的手臂,就像這樣从耆阇崛山消失,出現於鹿野苑的曼直林中摩訶劫賓那尊者的面前。

世尊坐在準備的座位上,摩訶劫賓那尊者敬禮後坐在一旁。世尊對坐在一旁的摩訶劫賓那尊者他說這個:“劫賓那! 你是否在獨坐禪思時,心出現這樣的深思:我應或不應該去參加布薩呢?我應不應該去參加僧團會議呢?然而,我以最高的清淨而被清淨。“

[摩訶劫賓那尊者:]“是的,大德。”

[世尊:]“若你婆羅門對布薩不做恭敬、不做尊重、不做崇敬、不做崇拜,那樣的話誰會做呢?婆羅門!請你去布薩,不要不去。請你去參加僧團會議,不要不去。”

“好的,大德。”摩訶劫賓那尊者回答世尊

那時世尊以法的開示、勸導、鼓勵摩訶劫賓那尊者,使之歡喜後就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能彎曲伸直的手臂,就像這樣从鹿野苑的曼直林中消失,出現於耆阇崛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5-2022 09: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第二 于 3-5-2022 10:00 PM 编辑

皮革犍度——(11)首樓那億耳的故事

當時,大迦旃延尊者住於阿槃提,拘羅羅迦羅的陡峭山崖。當時首樓那億耳優婆塞是大迦旃延尊者的侍者。

那時首樓那億耳優婆塞去見大迦旃延尊者,抵達後對大迦旃延尊者敬禮後坐在一旁,坐在一旁後說這個:

“大德,依據聖大迦旃延教導的法,當住於家時,過一個如磨亮海螺般純潔而完美的梵行生活,是不容易的。大德,我希望剃除髮鬍,裹覆起袈裟衣後,從在家出家成為無家者。”

“大德,請聖大迦旃延讓我出家。“

(大迦旃延尊者):”首樓那!在有生之年過一日一食、一個人獨自睡的梵行生活是不容易做的。來吧,首樓那!就在已是在家人的情況下,請你實踐諸佛的教誨,在適當時候過一日一食、一個人獨自睡的梵行生活。”

那時,首樓那億耳優婆塞那出家的計劃,他便作罷。

第二次首樓那億耳優婆塞向大迦旃延尊者請求出家,得到相同的回覆。

當第三次首樓那億耳優婆塞向大迦旃延尊者請求出家時,大迦旃延尊者最後同意了首樓那的請求,讓他出家。

當時,阿槃提南部只有少數比丘,那時,大迦旃延尊者經過三年困難地、费力地從這裡那裡使十位比丘的僧團集合後,便讓首樓那尊者受具足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5-2022 09:59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第二 于 8-5-2022 10:53 AM 编辑

皮革犍度——(12)大迦旃延的五個詳細考察

那時,已度過雨安居的首樓那尊者獨坐禪思時,心出現這樣的深思:

“我聽聞那位世尊像這樣的,像那樣的,但我未面對面的見過。如果親教師允許我,我應為了見那位世尊、應供、遍正覺者而去。”

那時,當首樓那尊者在傍晚時,從獨坐中起來,去見大迦旃延尊者。抵達後,向大迦旃延尊者敬禮後,坐在一旁。坐在一旁的首樓那尊者對大迦旃延尊者說這個:

“大德!在這裡當我獨坐禪思時,心出現這樣的深思:我聽聞那位世尊像這樣的,像那樣的,但我未面對面的見過。如果和尚允許我,我應為了見那位世尊、應供、遍正覺者而去。”

“好,好,首樓那!”
“首樓那!請你為了見那位世尊、應供、遍正覺者而去。首樓那!你將看見那位世尊他令人望而生信,諸根寂靜,意亦寂靜,已獲得最上的調御與平靜,猶如已訓練的、已自制的、 (根)已守護的龍象。”

首樓那!如果那樣的話,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敬世尊的足,(並且說):“大德!我的親教師大迦旃延尊者以頭禮拜世尊的足。”

以及請你如是說:

  • “大德!阿槃提南部只有少數比丘,經過三年困難地、费力地從這裡那裡使十位比丘的僧團聚集在一起,我才得以受具足戒。或許世尊規定以更少的團體(人數)的話就好了。”
  • “大德!阿槃提南部,被牛蹄損害的土地非常黑而且粗糙的。唯願世尊允許多層鞋底的涼鞋,那就好了。”
  • “大德!阿槃提南部的人注重沐浴與潔淨的水。唯願世尊允許經常地沐浴,那就好了。”
  • “大德!綿羊皮、山羊皮和鹿皮被用作地毯。猶如於中國的伊羅谷草、摩羅谷草、摩奢如草、氈荼草。大德!同樣地綿羊皮、山羊皮和鹿皮被用作地毯。唯願世尊允許綿羊皮、山羊皮和鹿皮被用作地毯,那就好了。
  • “大德!此時人們在不適當的範圍內施予比丘們衣服[說:]”這衣服我們施予某某人”,回來後他們被告知:“學友!被施予某某人的衣服,他們有疑慮而不受用說:「存在舍墮的,我們不要。」”唯願世尊講述於衣服上(正確獲得)的方式,那就好了。

[首楼那回覆大迦旃延尊者:]好的,大德!

首楼那尊者同意大迦旃延尊者後,從座而起、向大迦旃延尊者敬禮、做右繞的後,收起坐臥具,取衣缽後向舍衛城處出發。以有順序的前往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去見世尊,向世尊敬禮後,坐在一旁。

那時,世尊他召喚阿難尊者[說:]“阿難!請你安排外來比丘的坐臥處。”

尊者阿難這麼想:
“凡世尊吩咐我說:“阿難!請你為這位客來的比丘安排坐臥處。”的話,世尊是想要與這位比丘一起同住;世尊想要與首樓那尊者一起同住。他就在世尊住的住處安排尊者首樓那的坐臥處。 ”

那時,世尊在屋外度過大部分夜晚後,進入住處,首樓那尊者也在屋外度過大部分夜晚後, 進入住處。那時,世尊在破曉時起來後勸請首樓那尊者說:「比丘!請你誦能背誦的法。」

“是的,大德!”首樓那尊者回答世尊後就以背誦說出全部八頌經品。

那時,在尊者首樓那的吟詠結束時世尊隨喜[說:]“好!好!比丘!比丘!你很好的把握、作意、理解八頌經品。

你具有美妙的嗓音、明瞭、清晰的、義理能讓人知道。比丘!你有多少個雨安居?”

“世尊!我有一個雨安居。”

“比丘!但為何拖你這麼久?”

“大德!長久以來,在欲上我看見過患,但繁雜的居家生活有很多事要做, 有許多義務的。”

那時,世尊知道這件事後,那時候吟出這優陀那:

“看見在世間中的過患,知道無依著法後,
聖者在惡上不喜樂,聖潔的人在惡上不喜樂。”

世尊與我友善地交談,這是適當的時機提起我的親教師的詳細考察。然後從座而起,偏袒上衣,以頭禮拜世尊的足說這個:

“大德!我的親教師大迦旃延尊者以頭禮拜世尊的足。”以及重覆上述大迦旃延尊者的五個詳細考察。

於是在這個機緣下世尊召喚諸比丘做法的談論[說:]阿槃提南部只有少數比丘,諸比丘!我允許在所有邊地的地方,以五位持律者為受具足戒的團體(人數)。

在那種情況下邊地的地方是:—

東方是以葛幢葛羅(Gajaṅgala)鎮東邊的大娑羅樹為界。

東南方以娑羅貨提(Sallavati)河為界。

南方以闍塔迦尼迦(Setakaṇṇika)鎮為界。

西方以屠那(Thūṇa)婆羅門村為界。

北方以優希羅達迦(Usīraddhaja)山為界。

在範圍內的是中國,在範圍外的則是邊地的地方。

諸比丘!在像這樣的邊地的地方,我允許以五位持律者為受具足戒的團體(人數)。

諸比丘!在阿槃提南部,被牛蹄損害的土地非常黑而且粗糙的。在所有的邊地的地方,我允許多層鞋底的涼鞋。

諸比丘!阿槃提南部的人注重沐浴與潔淨的水。在所有的邊地的地方,我允許經常地沐浴。

在阿槃提南部綿羊皮、山羊皮和鹿皮被用作地毯。諸比丘!猶如於中國的伊羅谷草、摩羅谷草、摩奢如草、氈荼草。諸比丘!同樣地綿羊皮、山羊皮和鹿皮被用作地毯。諸比丘!在所有的邊地的地方,我允許綿羊皮、山羊皮和鹿皮被用作地毯。

諸比丘!而在這裡,人們在不適當的範圍內施予比丘們衣服[說:]“這衣服我們施予某某人“。

諸比丘!我允許受用,不會就這樣到達法定的計算,除非到了手為止。(註:比丘多餘的衣服最多最多能夠留十天,到了手上才開始計算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5-5-2022 12:39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第二 于 15-5-2022 01:07 AM 编辑

犍度——諸有名望者的出家


那時,某些於摩揭陀有名望的諸善男子在世尊座下實踐梵行。


人們譏嫌、不滿並責難[說:]

沙門喬達摩是斷人子孫的行者、創造寡婦的行者、毀滅家族的行者。現在,有一千位結髮苦行者已出家,以及這些兩百五十位删阇耶座下的諸遊方沙門也已出家。

這些於摩揭陀有名的諸善男子在沙門喬達摩的座下實踐梵行。於是,見到諸比丘後他們以偈來呵責:

摩揭陀的圍城,
大沙門確實已來到,
誘光所有删阇耶(徒眾)後,
現在他又將要誘何人?

諸比丘聽聞了人們這些譏嫌、不滿、責難,然後諸比丘他們告知世尊這事。

"諸比丘!這些聲音不會成為長久的,只會持續七日,當七日過後將消失。"

"諸比丘!如果那樣的話,凡他們以這個偈呵責你們[說:]"

摩揭陀的圍城,
大沙門確實已到來,
誘光所有删阇耶(徒眾)後,
現在他又將要誘何人?


"請你們以這個偈詰問他們:"

大英雄們、諸如來!
他們確實以正法引導,
對於(被諸如來)以法引導的人,
那些知道的人會有什麼嫉妒?

當時,人們看見諸比丘後,他們以這個偈呵責:

摩揭陀的圍城,
大沙門確實已到來,
誘光所有删阇耶*1(徒眾)後,
現在他又將要誘何人?

諸比丘以這個偈詰問他們:

大英雄們、諸如來!
他們確實以正法引導,
對於(被諸如來)以法引導的人,
那些知道的人會有什麼嫉妒?

(聽後)人們是這麼說的:沙門釋子確實以法來引導,而不是以非法。這些聲音存在七日,當七日過後就消失了。

*1 删阇耶——舍利弗與目犍連未遇佛之前的老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5-2022 10: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第二 于 29-5-2022 11:06 PM 编辑

小品犍度——坐臥處犍度:給孤獨的故事

當時,屋主給孤獨的妹婿是一位王舍城的富人。

那時,屋主給孤獨長者以有應作的某些事來到王舍城。

當時,王舍城的富人為了明天招待以佛陀為首的僧團。

那時,王舍城的富人吩咐他的奴僕及工人[說:]

“那樣的話,起早。於常備的物品中煮乳粥 、餐食,你們應該使咖哩、 諸珍味做好。”

那時,屋主給孤獨這麼想:

“確實,於往昔我來到時,(他將)擱置一切應被作的事後,相互寒暄。”

他現在忙成一团的吩咐他的奴僕及工人[說:]

“那樣的話,起早。於常備的物品中煮乳粥 、餐食,你們應該使咖哩、 諸珍味做好。”

這位家主他是否將有娶親、或是他將有婚嫁、或是準備大祭?還是為了明天邀請摩揭陀的國王頻毘娑羅與與他一起同行的軍隊呢?

那時,王舍城的富人吩咐他的奴僕及工人後去見屋主給孤獨,去見後與屋主給孤獨相互寒暄後,坐在一旁。

屋主給孤獨便對坐在一旁的王舍城的商人說這個:(重覆)

“確實,於往昔我來到時,(他將)擱置一切應被作的事後,相互寒暄。

他現在忙成一团的吩咐他的奴僕及工人[說:]

那樣的話,起早。於常備的物品中煮乳粥 、餐食,你們應該使咖哩、 諸珍味做好。

這位家主他是否將有娶親、或是他將有婚嫁、或是準備大祭?還是為了明天邀請摩揭陀的國王頻毘娑羅與與他一起同行的軍隊呢?”

[王舍城的富人:]“我並非將有娶親、或是婚嫁、或是準備大祭。也非為了明天邀請摩揭陀的國王頻毘娑羅與與他一起同行的軍隊。

但是我正在準備大供養祭,為了明天招待以佛陀為首的僧團。”

“家主,你是說佛陀嗎?“

“是的,我是說佛陀”

如是重覆三次後,

“家主,於世間中(這是)難得的即這“覺者”的語音。

“為見世尊、應供、遍正覺者,這個時候能去拜訪嗎?”

“這不是適當的時候”

“在明日的適當時間,你去見那位世尊、應供、遍正覺者。”

那時屋主給孤獨[想:]“在明日的適當時間我將去見世尊、應供、遍正覺者。

他以心念向著佛躺臥後,在夜間起來三次,當起來時想:“已破曉了”

那時,屋主給孤獨前往尸婆迦城門,非人們正在打開城門。

那時,當屋主給孤獨從城市出去時,光明消失,黑暗出現,他生起害怕、僵硬、身毛豎立,因此就想要折返。

那時,已隱形的尸婆迦夜叉他說出聲:

“一百頭象、一百隻馬、一百輛騾車,
已裝飾寶石耳環的百千少女,
都不及往前一步的十六分之一。
屋主!請你前進,屋主!請你前進,
前進是對你比較好的,非退後。”

那時,黑暗消失了,光明出現,凡是屋主給孤獨的害怕、僵硬、身毛豎立者,他止息了。

如是三次後,

那時,屋主給孤獨前去寒林,當時,世尊在破曉時起來後,在屋外經行。世尊看見正從遠處走來的屋主給孤獨。看見後,從經行下來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下後,世尊對屋主給孤獨說這個:“來!須達多!”

那時,屋主給孤獨[想:]世尊以名字稱呼我

歡喜的,踊躍的去見世尊,以頭禮拜世尊的足後說這個:

“大德!世尊是否睡得安樂?”

“已般涅槃的婆羅門,
的確於一切時睡得安樂,
凡是於諸欲不沾染、已清涼、無依著的人,
切斷一切執著後,調伏心中的焦慮後,
獲得心的寂靜後,寂靜者睡得安樂。”

那時,世尊對屋主給孤獨講述了次第說即說佈施、說戒、說天;說明了欲的過患、卑下、雜染、出離的功德。當世尊了知屋主給孤獨有能承受的心、柔軟心、離蓋的心、踊躍的心、投入的心時,那時,[世尊]他(為給孤獨)說明了諸佛最勝的法教:苦、集、滅、道。猶如已離污染的清淨衣完全地吸收染色,同樣的就在那個座位上,屋主給孤獨離塵垢的法眼生起:“凡任何集法都是滅法。”

那時,屋主給孤獨已見法、已得法、已找到法、已深入法,已擺脫疑惑、無猶豫的,得無畏,在大師教說上不依賴他人,對世尊說這個:

“猶如摆正倒过来放的,或揭開被隱藏的,或對迷路者指示道路,或於黑暗中攜帶油燈火,以便有眼者們能看見諸色。

正是這樣,法經由世尊以各種的法門使(人)看得見。大德!我歸依世尊、法、比丘僧團,大德!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大德!願你同意明天世尊與比丘僧團一起的用餐。世尊保持沈默以示同意。

那時,屋主給孤獨知道世尊同意後, 起座敬禮,作右繞後離開。

那時,屋主給孤獨知道世尊同意後, 起座敬禮後,作右繞的後離開。

王舍城的富人聽說,屋主給孤獨已邀請佛陀為上首的僧團為了明天(的用餐)。

那時,王舍城的富人對屋主給孤獨說這個:

“屋主!聽說你已邀請佛陀為上首的僧團為了明天(的用餐)。

“你是外來的客人,我給與你費用,你依此為佛陀為上首的僧團用來作食物。”

“夠了,屋主!我有資金,我將依此為佛陀為上首的僧團用來作食物。”

如是王舍城的市議會和摩揭陀國王斯尼耶頻毘沙羅重覆說了以上的話皆被給孤獨拒絕。

那時,屋主給孤獨經過一夜後,在富人的住處他讓勝妙的硬食和軟食備齊後通知世尊[說:]

“大德!食物已完成,(這是)適當的時候。”

那時,世尊午前時分穿衣後,取衣鉢前往王舍城的富人家。抵達後,與比丘僧團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時,屋主給孤獨親手以勝妙的硬食和軟食款待,使滿足後(見)世尊已食, 手離鉢,便坐在一旁。

坐在一旁的屋主給孤獨說這個:

“大德!願你同意我,世尊與比丘僧團一起在舍衛城雨季安居。”

“屋主!諸如來極歡喜於偏僻處。”

“世尊!我已了知。善逝!我已了知。”

那時,世尊以法的談論開示、勸導、鼓勵屋主給孤獨,使之歡喜後起座離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6-2022 01:2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第二 于 5-6-2022 01:36 AM 编辑

當時,屋主給孤獨有眾多的朋友、眾多的同伴,説的話受人重視。

那時,屋主給孤獨於王舍城使應做之事完成後他向舍衛城出發。

那時,屋主給孤獨在途中吩咐諸(友)人[說:]

“諸位高貴的人!你們來建造諸僧園、建造諸精舍、做諸佈施。

佛陀已出現於世間,世尊受我所邀請,將經此道到來。”

那時,人們經屋主給孤獨而被激励,他們建造諸僧園、建造諸精舍、做諸佈施。

那時,屋主給孤獨到舍衛城後到處去勘查[想著:]

“那麼世尊應住在何處呢?

那裡既不離村落過遠的也不太近的,能夠來回,有需要(見他)的人們可以找到,在白天不吵雜,在夜間靜寂無聲的,杳無人跡的,適合獨住的人獨自禪思的。”

屋主給孤獨看見祇陀王子的庭園,既不離村落過遠的也不太近的,能夠來回,有需要(見他)的人們可以找到,在白天不吵雜,在夜間靜寂無聲的,杳無人跡的,適合獨住的人獨自禪思的。

屋主給孤獨去見祇陀王子後,對祇陀王子說這個:

“公子,請你給予你的庭園讓我建造僧園。”

屋主!即使以一千萬(幣)鋪設園林也不給。

“公子!園林已被取。”

“屋主!園林未被取。”

“已被取或未被取”他們詢問大臣們來裁定。

大臣們這麼說:

“公子!當你已出價園林已被取。”

那時,屋主給孤獨以貨物車運送一千萬幣後,鋪設祇園。

首回的錢幣已取出,(但)周邊的門屋還有少許的空間還未(鋪設)。

那時,屋主給孤獨吩咐人們[說:]

“我們將鋪設這空間。”

那時,祇陀王子這麼想:

“確實這將是非同一般的,如屋主這樣施捨那樣多的錢幣。”

他對屋主給孤獨說這個:

“夠了,屋主!不要鋪設那個空間,請讓我施與,那將是我的佈施物。”

那時,屋主給孤獨[想:]

“(我)記得這位祇陀王子是知名的人,然而像這樣知名的人於這法與律中(生)淨信的話,是有大利益的。”

該空間便給與祇陀王子。

那時,祇陀王子於該門屋的空間(作)建設。

那時,屋主給孤獨於祇園精舍讓諸僧房、諸門屋、集會所、火堂、被允許的房舍、廁所、(室外)經行處、(室內)經行堂、諸水井、井棚、諸浴室、澡堂、池塘、諸帳棚做起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所属分类: 宗教信仰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30-6-2022 12:21 AM , Processed in 0.087646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